碎碎念

只是因为睡不着想写点什么

网上space Vs 硬盘保存
给自己的space安上权限以后,有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自由感。随即传上了’私照’还有’密语’。如今,在网上写东西更多的是一种便携吧。从管理还有保存度上来讲,可能网上的space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更适用于我这样的懒人。虽然最大自由度的管理还有保存应该还是有自己,整理以后,放在电脑硬盘中,然后备份。这就像对待数码相机和光学相机一样,懒人,中有某些质的东西学要compromise一下。只是网络如今千千万万的人在用。space也是。如果真的哪一天网络出了问题,或是msn sever的部分出了问题,资料全部毁掉了,到了那一天,也可以抱着惨的不知姐一个的心态。姐只是芸芸众生中小惨的一个。发现姐这个字很好用,很有一种豁达的感觉,是ZWH的自称,我是展示借用了一下。

话说权限,突然想到之前sina有个事情,就是匿名comment的人名不知怎么的显示出来,以至于有些小明星囧了一段。那姐设的这个小蚂蚁权限,可能也一下子消失,怎么办? 最坏的情况,就是所有文字还有图片都赤裸裸起来。所以那种银行帐号密码,以后的科学机密(如果有的话)就是打死也不能写上来。只是如果有一天突然失去记忆的话,那账户里的钱还有机密岂不是都随记忆没了。忧虑总是在自己处于最最安全的时候心血来潮地想想。现在一没有钱,账户没有赤字就是大吉,再损一点,估计目前的状况,连办透支的卡的资格都没有。二没有所谓的科学机密,就连科学的门朝哪里开着都还不知道。三没有老,虽然有感觉慢慢在变老。但现在又觉得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大于年龄本身,在这个年龄阶段。 乐观的情况,是二三十年后,以上三无变成了三有。那那个时候就不会去想这些了吧。


变老
爸妈很辛苦,这次回家也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们在慢慢变老。穿针,小学比赛都有的项目,妈妈做起来都不是那么容易了,她说,她可以花一下午的时间穿针。很小
的针她都不怎么用了。但我在她面前很快穿完了一根线的时候,她似乎不可思议的笑了笑。不知道是觉得这么小的睁眼都可以穿得进还是笑自己老了。记得妈妈有一次说,”啊,我都快五十岁了啊,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呢?“。也是,其实我也不觉得她老,妈妈的头发还是一根没白,还很有光泽。算账还是很聪明。平常也还是说说笑笑的。除了皮肤开始慢慢松散,会开始长老人斑,除了视力开始下降,除了吃完饭就会很开始很困,爬在沙发上~。 妈妈说过,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工程师,可以设计航天飞机。 她只和我说过一次,是我问的。 大四,寻找出路的那段时间,犹豫不决就像一层薄雾笼罩。 妈妈曾经叹到, 其实很多人也就这样活着了,工作是为了挣钱养家。最后梦想没有实现,只是有点遗憾。

梦想
说道梦想,不知道等我老的时候,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遗憾。最初的梦想,这首歌很话好听。最初接触到这首歌的时候,可能还是初中或者是高一。很长一段时间QQ的签名是最初的梦想。其实当时是一种漫不经心的一种心态。想着,要先去找到自己的梦想,然后在慢慢去努力。现在没有也没关系,反正还年轻。 这种念头一直持续到大学快毕业。突然意识到,可能时间已经到了,却没有找到。其实在这之前也就丢掉了那种寻求的坚韧。因为没有那种坚韧,才会为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的诱惑说左右。 一个要去六十楼的人,爬到顶楼,发现钥匙掉了。其钥匙也就是梦想。 —ZWH—Abiao

是不是因为某人要去欧洲羡慕得睡不着觉呢。飞机上的漫漫长夜,祝一切平安顺利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